極品夫妻交換[1-8]

星期六早晨,一縷溫暖的春風吹拂著一片風景如畫的樹林,安妮漸漸地從睡夢中蘇醒過來,她揉了揉睡眼惺松的眼睛,伸了一個懶腰,她赤身裸體的躺在丈夫的身邊。

她的丈夫∼靖民側躺在床上,背對著她,她翻了一下身,將豐滿的乳房貼在丈夫的後背上,她用堅硬的乳頭摩擦著丈夫寬闊的後背,她伸出手摸了一下丈夫大腿根部那漸漸勃起的大陰莖,靖民翻過身來,輕輕地親吻著妻子的嘴唇,他把她推開了。

“安妮,時間不早了,我們該起床趕路了,否則,天黑之前我們無法到達宿營地,到時候,我們不得不摸黑趕路。”靖民輕聲地對妻子說。

靖民說的是實話,然而,安妮依然緊緊地摟住丈夫的胳膊,她用一只小手抓住丈夫大腿根部的大陰莖不放,她盡情地親吻著丈夫的嘴唇,她將舌頭伸進了丈夫的嘴裡。

她感覺丈夫的大陰莖頂在她的小肚子上,漸漸勃起變硬了,她興奮得用大腿根部的肌膚摩擦著丈夫大的陰莖,她渴望再一次跟丈夫做愛,她自己也說不清為什麼,她的性欲特別強烈。

靖民輕輕地擺脫妻子的糾纏,他小聲地說,“安妮,已經是早上九點了,我們本該一個小時前就出發趕路,我們不能再睡懶覺了。”

安妮聳了聳肩膀,她放開了丈夫的胳膊,她本想今天早上跟丈夫做愛的,可是,已經是上午九點,她不得不放棄奢望,他們駕車在路上已經行駛了兩天,安妮作為一位23歲的女孩兒,她的確討厭趕夜路。

靖民率先一骨碌從床上爬起,安妮望著赤身裸體的丈夫,站在她面前伸了一個懶腰,靖民身高1米七八左右,體格健壯,肩膀寬寬的,他梳著板寸頭,他長著一雙冷峻的眼睛,他的胳膊和腿上布滿了發達的肌肉,他那深紅色的大陰莖高高的勃起,直直的挺立著,他的陰毛濃密,顯示出一種雄性的剛毅。

安妮赤裸著身子側躺在床上,她眯縫著眼睛端詳著丈夫的大陰莖,根據她對男人的了解,她判斷丈夫的大陰莖並不很大,充其量只能算得上中等水平,但是,她喜歡丈夫的大陰莖。

靖民的大陰莖下面垂著一對雞蛋大的睪丸,與他的陰莖相比顯得不成比例,作為妻子的安妮知道,丈夫做愛時的射精量很大,每次她跟丈夫做愛的時候,丈夫的射精量都足可以灌滿她的陰道,而且還有大量的粘糊糊的精液從她的陰道口被擠出來。

這時候,靖民又伸了一個懶腰,他胸膛和腹部的肌肉顯現出來,盡管他很少參加鍛煉,可是他的肌肉卻很發達。

安妮懶洋洋地也從床上爬起,她鑽進了浴室準備去洗澡,她赤身裸體地站在大鏡子面前端詳著自己那張白皙而漂亮的臉蛋兒,她用手撫摸著她那一對豐滿而結實的乳房,她將乳房攏在一起,她對著鏡子裡自己出了一個鬼臉。

安妮的乳房雪白而豐滿,她的乳頭特別漂亮,她的一對深紅色的乳頭,高傲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面,直直的對著前方,她的乳頭周圍有一圈夢幻般的粉紅色乳暈,讓她的乳頭顯得格外迷人。

安妮的一頭秀發垂在她的乳房上,她踮起腳尖,讓自己的身高足足提高了5釐米,她那修長的大腿和雪白的屁股緊繃著,作為女人,她知道她穿高跟鞋走路的姿勢特別迷人,當她走過男人的身邊的時候,許多男人都伸長脖子看她的修長大腿和滾圓而結實的屁股。

安妮伸出小手撫摩著大腿根部的陰毛,她不知道是否應該留下來還是刮掉陰毛,好幾次,她都想刮掉女性生殖器長著陰毛,她覺得陰毛妨礙她跟丈夫的做愛,不過,丈夫靖民卻很喜歡她屄上的陰毛。

安妮的陰毛比一般女人的要濃密而且長,黑褐色的十分漂亮,陰毛卷曲著貼在她的兩片大陰唇和大腿根部的隆起上,讓她顯得格外性感迷人。安妮琢磨了半天,還是決定留下陰毛。

靖民在公司裡是一個很勤快的職員,他不計報酬地拼命加班工作,因此,他的老板很欣賞他,特意批準了幾天假期,讓他到外面出去旅遊。

靖民和妻子本想到名勝風景區去取旅遊,可是面對人山人海的遊客,夫妻倆打消了這個念頭,夫妻倆的決定是正確的,於是,安妮的朋友向她推薦了一處隱藏在深山裡的僻靜風景區,她欣然地接受了建議,可是,當她給這處風景區打電話預訂房間的時候,對方卻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小姐,我們這座風景區人跡罕至,根本沒有旅館,而且現在是春夏之交,還沒有到旅遊旺季,因此遊客較少,不過,小姐,請你放心,我們這裡的環境優美,風情如畫。更重要的是,我們這裡還有特色服務,肯定會讓您滿意的。”那位管理員回答道。

安妮聽完那位管理員的話有些失望,不過,她轉念一想,這座僻靜的風景區遊客很少,她可以跟丈夫一起去自助旅遊,這正中她的下懷,於是,她欣然同意了。

不過,她並沒有理解特色旅遊的含義是什麼,其實,她做夢也沒想到,正是這次自助旅遊,讓她體驗到了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換妻遊戲,她覺得那種感覺既難以啟齒又快樂無比。

安妮和丈夫商量後,靖民欣然同意,他特意買來一頂野外宿營地帳蓬,然後收拾行李,開著他那輛三年前買的汽車出發了,這是一輛三廂轎車。那座風景區的路途遙遠,他們需要開車三天才能到達,不過,他們夫妻倆並不在乎,畢竟這也是自助旅遊的一部分。

今天早晨,靖民和妻子安妮簡單洗澡,吃了幾口早飯後,就提著行李就出發了,此時,已經是上10點鐘了。靖民駕駛汽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,安妮靜靜的坐在丈夫的身邊,她不時地擡起頭瞧一眼丈夫,他們新買的帳篷就放在身後的車廂內,安妮在琢磨,她不知道晚上睡在帳篷裡的感覺是什麼滋味。

安妮和丈夫靖民是大學同學,他們倆一畢業就結婚了,他們倆像其他小夫妻一樣,在雙方父母的資助下買了一套房子。

從此,他們夫妻倆過上了漫長的償還房貸的生活,這讓他們的生活失去了很多色彩,盡管安妮很喜歡跟丈夫做愛,可是她不得不小心謹慎地采取避孕措施,她害怕懷孕生孩子,那會讓他們的生活增加沈重的負擔。

靖民為了賺錢,沒日沒夜的拼命,他唯一的夢想就是早日償還房貸,這不可避免的影響到他跟妻子安妮的性生活,安妮總是覺得無法從丈夫身上獲得酣暢淋漓的做愛體驗。

日子一久,她不免有些對丈夫抱怨起來,不過她依然深深地愛著丈夫,她只是想體驗一下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做愛的感覺,這樣可以大大緩解她心中的性壓抑,她並不覺得這麼想是在背叛丈夫,她反而覺得這有利於他們婚姻的穩定。

安妮格外珍視她跟丈夫的這次出門旅遊,這可以大大緩解生活壓力,讓夫妻倆在心理上獲得片刻的喘息。安妮又瞥了一眼身邊的丈夫,她知道,丈夫在開這輛舊車的時候,總會想起他們的大學時光,這輛汽車是靖民特意為了跟安妮約會而買的,那年安妮只有21歲,而靖民比她大兩歲,而且即將畢業了,他需要一輛汽車。

“安妮,你覺得這輛汽車怎麼樣?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情景嗎?”靖民小聲地問。

“噢,當然記得,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時光啊!”安妮想望地說。

安妮望著窗外美麗的景色,她的思緒回到了過去。安妮出生在一個保守的家庭裡,她在跟靖民結婚之前,她只跟兩個男孩談過戀愛,她也從來沒有跟這兩個男孩發生過性關系,當她跟第一位男孩兒談戀愛的時候,她干得最過火的事情,無非是跟這位男孩親吻過。

當她跟第二位男孩子談戀愛的時候,她大大地向前邁一步,她讓那位男孩摸了她的乳房,那年她只有18歲,那是她平生頭一次體驗到性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,她還清清楚楚地記得,當那位男孩的手摸到她細嫩的乳頭的時候,她的整個身體情不自禁地快樂地顫抖起來,她也不知道那是為什麼,那的男孩兒盡情地交替揉捏著她而受到的一對細嫩的乳頭,她感覺一陣陣快感從乳房裡輻射而出,向下輻射進她的陰道裡,她感覺陰道裡不住地流出一股粘糊糊的陰液,潤濕了她的小內褲,對於安妮來說,那是一種全新的,從未體驗過的快感,她知道,那就是性快樂,從此以後,她變得越來越大膽。

“靖民,我清清楚楚地記得,你是一個多麼好色之徒,當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你就想占我的便宜。”安妮半開玩笑地說。

“是的,面對你怎麼漂亮的女孩,我怎麼能不好色呢!”靖民哈哈大笑的說。
隱藏的內容

安妮比靖民小一歲半,當她遇見靖民的時候,她覺得靖民是那麼成熟而富有男人的魅力,可是事後證明,這並不完全正確,不過,她依然深深地愛上靖民了。

靖民並不是一味保守的男孩,在他認識安妮之前,她至少跟兩個女孩發生過性關系,他甚至還跟大學的女老師發生過性關系,他覺得自己是一位富有魅力的男人,他喜歡跟女人做愛。

安妮很清楚靖民過去的所作所為,當她跟靖民談戀愛的時候,她也在猶豫不覺是否要跟靖民繼續談下去,她不喜歡靖民的放蕩,然而,她卻深深地墜入了愛河不能自拔,最終,安妮克制不住,她跟靖民發生了性關系。

然而,生活跟安妮開了一個大玩笑,當她跟靖民第一次發生性關系的時候,她才真正認識到,自己的性欲是多麼強烈。

安妮將思緒拉回到現實,她扭頭瞥了一眼後排車座,正是在那裡,她將寶貴的貞操獻給了靖民,那時候,她跟靖民僅僅談有了三個月的戀愛紅,她就讓靖民伸手掀開她的衣服,摸了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。

在那的浪漫的日子裡,他們倆時常到外面的酒吧約會,他們倆坐在酒吧裡望著繁華的夜景,她們倆盡情地親吻,從那時起,安妮發現她特別喜歡跟靖民接吻,她甚至不想再跟別的男孩兒來往了,她喜歡靖民那種法國式的浪漫接吻,她將細嫩的舌頭伸進靖民的嘴裡,他們倆的舌頭交織在一起,靖民的舌頭很富有魅力,他也將舌頭伸進安妮的嘴裡,安妮體驗到了以前從未有過的快樂,然而,作為少女,她的心裡卻有一絲莫名的負罪感,她覺得自己是一位壞女孩兒。

當安妮跟靖民接吻的時候,靖民總是試圖摸她的乳房,安妮本能地將他的手推開,於是,靖民抓住安妮的小手,放在他的大腿內側上,安妮的小手不情願地摸到了靖民大腿根部高高勃起的陰莖,盡管隔著褲子,可是她依然能夠感覺到大陰莖有節奏的抽動,安妮羞臊得立刻將手抽回來,然而靖民卻緊緊地抓住她的小手,將她的小手按在自己的大陰莖上,安妮興奮得心怦怦狂跳,她平生頭一次摸到了一個男人的大陰莖。

從那以後,當靖民掀開她的T恤衫,摸她的一對小巧玲瓏的乳房的時候,安妮不再拒絕了,她只是靜靜地坐在車座上,繃緊身上的肌肉,任憑靖民的揉捏。

安妮覺得乳頭變得越來越硬,越來越大,她感覺一陣陣快感從她的乳頭裡輻射而出,她甚至興奮得沒有勇氣推開靖民的大手。起初,靖民輕輕地揉捏她的乳頭,緊接著,他盡情地揉捏著她的乳頭,一瞬間,安妮性欲的閘門被打開了。

靖民將手伸到安妮的乳罩裡,盡情地揉捏著安妮的一對小巧玲瓏的乳房,他甚至肆無忌憚地解開安妮的乳罩,盡情地揉捏著她的乳頭,靖民感覺安妮的乳頭小巧而精致,暖暖的,他用手指撥弄著安妮的一個小乳頭,然後撥弄另一個小乳頭,接著,他將手指插入安妮的嘴裡,安妮下意識地吸吮著他的手指,就像在吸吮自己的乳頭似的。

那天晚上,安妮和靖民躲在他的汽車裡,靖民掀起安妮的T恤衫,安妮的一對雪白而細嫩的乳房一下子展現在他的面前,靖民張著大嘴貪婪地注視著安妮的一對乳房,他伸出手攏住安妮的一對性感的乳房,安妮不但沒有阻止,她竟然用小手抓住已經被掀起的T恤衫,她讓靖民盡情地欣賞他的乳房,她的一對雪白而細嫩的少女乳房,在明亮的街燈照射下,散發出一種夢幻般的光,她那粉紅色的小乳頭高傲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上,她感到一陣陣興奮夾雜著一絲恐懼,對於女孩來說,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。

靖民一下子探出頭,他還沒等安妮反應過來,就將她的一個乳頭含進了嘴裡,安妮下意識地想推開靖民,然而,一瞬間,她感覺一陣快感從她的乳頭輻射而出,迅速傳遍全身,安妮長這麼大,還從來沒有體驗過這種快感,她無法抗拒這種快感的誘惑力,就在那一刻,安妮真正領略到這就是性快樂,更讓她感到害羞的是,她竟然很喜歡性快樂,那是一種一陣陣溫暖的性快感,那種快感像電流一樣輻射她的全身,向下輻射進她大腿根部的女性生殖器裡,她感覺陰道有節奏的抽動起來,一股股陰液從陰道裡湧出,潤濕了她的小內褲。對於安妮來說,那是一種興奮夾雜著羞臊的感覺。

安妮興奮得將小手摸向的靖民的大腿根部,她隔著褲子一把抓住了靖民高高勃起的大陰莖,與此同時,靖民也將手向安妮的大腿根部,安妮自己也說不出是為什麼,她竟然順從地分開了兩條修長的大腿,靖民的大手隔著安妮濕漉漉的小內褲,揉捏著她大腿根部那細嫩的女性生殖器,更多的陰液從她的陰道裡流出。

安妮再也克制不住了,她一把將靖民推開,然而,靖民並沒有生氣,他緊緊地摟住安妮柔軟的身子,他貼在安妮的耳邊小聲說,“安妮,我想跟你做愛……”

“是的,靖民,我也想跟你……”安妮喘著粗氣說,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話,她仿佛覺得自己是在夢幻中。

靖民將安妮抱起,放在汽車的後排座位上,靖民跟女孩做愛很有經驗,他並沒有立即對安妮下手,他要給安妮一些時間戰勝內心的羞恥感,大約過了五分鐘,靖民見到安妮沒有反應,他輕輕地掀開了安妮的裙子,他還沒等安妮來得及阻止,他就一把扯下來安妮的小內褲,“不!不!”安妮下意識地尖叫了一聲,然而,已經太遲了,她的大腿根部夢幻般的女性生殖器,已經完全展現在靖民面前,她羞臊得緊緊閉上雙眼,她的腦子裡一片空白。

靖民抓起安妮的小手,放在自己的大陰莖上,安妮覺得靖民的大陰莖非常大,比她想像得還要大,她覺得靖民的大陰莖很硬,她伸手摸了摸大陰莖頭的裂口處,她感覺一股陰液緩緩的從大陰莖頭的裂口處滲出來。對於女孩來說,這是一種全新的夢幻般的感覺。

安妮仰面躺在車座上,她順從地分開了兩條大腿,靖民順勢用手指輕輕地撥開了安妮的兩片隆起的大陰唇,他將大陰莖頭頂在安妮的兩片大陰唇之間的溝槽裡,他並沒有立即將大陰莖插入安妮的陰道裡,他用大陰莖頭撥弄著安妮那堅硬而敏感小陰蒂,然後,他用大陰莖頭撥開安妮兩片濕潤的小陰唇,他將大陰莖頭對準了安妮的陰道口,他探出頭親吻一下安妮的嘴唇,接著,他屏住呼吸,將臀部用力向前一挺,一瞬間,他將大陰莖頭插入了安妮那細嫩的陰道裡,突然,安妮尖叫了一聲,“不!”然而,已經太遲了,就在那一刻,靖民的大陰莖穿破了安妮那寶貴的處女膜,他將大陰莖深深的插入了安妮那些細嫩而緊繃的陰道裡,安妮感到陰道口一陣疼痛,她想要尖叫,可是靖民卻將嘴唇緊緊地貼在她的嘴唇上,不讓她發出尖叫聲,接著,他將整個大陰莖緩緩的,深深的插入了安妮的陰道裡,僅僅過了一分鐘,他就將一股股粘糊糊的精液射進了這位處女的陰道裡。

當靖民的大陰莖第一次插入安妮的陰道裡時候,安妮感覺到不僅僅是陰道口的疼痛,更多的是一種恐懼。過了一會兒,安妮感覺那種疼痛和恐懼漸漸地消退了,她感覺一種從未有過的羞恥感從心底裡升起,她繃緊大腿上的肌肉,她用陰道壁緊緊的裹住靖民的大陰莖,她的陰道不住的有節奏的抽動著,過了一會兒,靖民緩緩的將大陰莖從安妮的陰道裡抽出,安妮感覺到陰道裡傳出一陣快感,那是一種極度的快樂夾雜著一絲痛苦和羞臊的感覺。安妮知道從這一刻起,她再也不是處女了,而是一位女人,她的陰道裡已經被一位男人的大陰莖深深的插入了,就在這一瞬間,她完成了從女孩兒到女人的轉變。

靖民緊緊地抱住安妮柔軟的身子,他盡情地親吻著安妮的面頰,他告訴安妮跟她做愛的感覺非常美妙,他想下一次再跟安妮做愛,安妮恍恍惚惚的,她根本沒有聽清靖民在說什麼,然而,對於安妮來說,不會再有下一次了,她不想再跟靖民做愛了,那是一種讓她羞臊得無地自容的感覺,盡管那是一種非常快樂感覺。可是,僅僅過了一個月,安妮就抵擋不住靖民的誘惑,他們倆再次發生了性關系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作為純潔少女的安妮,對性的看法也在悄悄地改變。在此之前,她覺得男女只有在結婚以後才能夠發生性關系,而且做愛的目的是為了生孩子,可是如今,她改變了自己的看法,她覺得男女之間的性交是快樂而淫穢的,甚至是肮髒的,然而她卻無法抗拒那種誘惑。

每當安妮跟靖民發生完性關系後,她都下決心不想再見到靖民了,她還無法接受自己的陰道裡灌滿一個男人精液的現實,她覺得自己太放蕩了,她是一個壞女孩兒,然而,沒過兩個星期,她就再次跟靖民出去發生性關系了。

此時,她已經深深愛上了靖民,她無法忍受跟靖民分離的痛苦,更重要的是,她不敢承認,但卻無法否認,她喜歡跟男人做愛的感覺,事實上,她已經迷戀上了跟男人瘋狂做愛的快感,她無法抵禦靖民的大陰莖深深插入她陰道裡帶來的難以形容的快感。

安妮大學剛一畢業,她就跟靖民結婚了,他們的蜜月是在瘋狂做愛中度過的,那是一種近乎於恐怖的做愛,不過,在安妮的心中已經沒有了負罪感,她覺得結婚的女人有權利享受跟丈夫做愛的快感,事實上,她特別喜歡做愛的感覺,她甚至後悔,為什麼沒有跟靖民早一天結婚。

結婚以後,安妮才漸漸真正認識到,她是一個多麼喜歡男人做愛的感覺啊,她甚至喜歡跟丈夫和女兒談論做愛的感受,她毫無顧忌地用最下流的詞,比如:雞巴、肏屄等談論男女之間做愛的事情,她甚至告訴靖民,當他的大陰莖深深插入她陰道裡的時候,她感覺整個陰道有多麼快樂。此時,安妮已經沒有了半點羞澀感,女人的變化有多麼快。

“嗨,安妮,你的詞兒太下流了,你怎麼能說雞巴、肏屄這種話呢!”靖民驚訝於妻子的變化,然而,他卻很喜歡妻子的放蕩,事實上,幾乎所有的男人都喜歡淫蕩的女孩兒,男人喜歡聽女孩兒大談做愛時的感受,這會讓男人有一種興奮的感覺。

“噢,老公,我說的都是心裡話,我就是喜歡的男人做愛的感覺。”安妮毫無顧及地說。

安妮將思緒拉回到現實中,靖民的汽車繼續行駛在公路上,公路兩邊的風景如畫。

“安妮,你在想什麼呢?”靖民輕聲地問。

“噢,老公,我在想我們第一次做愛的事情,……那真是一種夢幻般的感覺呀,直到今天,我一直感到後悔,我當初為什麼只跟你一個男人發生性關系呢,我特別想體驗跟別的男人做愛的快感。”安妮半開玩笑地說。

“安妮,別胡扯,你怎麼能想這麼下流的事情呢,一個女孩兒只能跟她的男朋友發生性關系,她結婚以後,只能跟丈夫一個人發生性關系,你的想法太讓我震驚了,……不過,對於女孩兒來說,跟不同的男人發生性關系,肯定是一種美妙的感覺。”靖民也半開玩笑地說。

“噢,老公,別假正經了,為了我們的婚姻,你應該大度一點,我覺得,我早就擺脫了道德的束縛。”安妮眉飛色舞地說。

靖民哼了一聲沒有繼續說話,他的汽車靜靜地行駛在公路上。安妮的思緒又回到了過去,她對男女之間性愛的事情是在一個秋天改變的,那時候,她已經結婚一年多了,她對跟丈夫做愛有了一絲厭倦,她渴望尋找新的刺激,安妮記得,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,她偷偷的瀏覽了一家成人用品網站,她想了解一下性玩具知識,她看到網上有幾個女人正在談論著使用假陰莖和振蕩器的心得,其中的一個女人正在毫無顧忌地給另一個女人出謀劃策,建議她使用多大尺寸的假陰莖和振蕩器。

安妮好奇地注視著幾個女人之間的交談,她聽得臉羞臊得通紅,她頭一次知道,女人使用假陰莖深深插入陰道裡的感覺有多麼快樂。

晚上,安妮告訴丈夫,她偷偷地瀏覽了一家成人用品網站,她將自己的渴望告訴了丈夫,她想讓靖民給她買一個大陰莖,她想體驗一下用陰莖自慰的快樂無比的感受,她喜歡看那些男女之間赤裸著愛的生活片,靖民聽完安妮的話,他驚訝得半天說不出話來,他不敢相信安妮的變化如此之大。

過了一會兒,靖民深吸了一口氣,他竭力讓情緒平靜下來,他問安妮是否願意跟他去成人用品商店,選購她所需要的成人用品,安妮不加思索地一下子喊出,“老公,太好了,現在就讓我們出發。”此時,正是半夜三更,安妮似乎興奮得忘記了時間。

第二天上午,安妮在丈夫的陪同下來到了一家成人用品商店,這是一家很僻靜的,規模不大的成人用品商店,店的有幾個膀大腰圓的男人在晃來晃去,櫃台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的男人假陰莖,櫃台裡面坐著一位23歲左右的女孩,很顯然,她是店裡唯一的營業員,她面對各種各樣尺寸的假陰莖和稀奇古怪的成人用品,並沒有感到任何尷尬,她若無其事的跟店裡的幾個男人交談著。

當安妮和丈夫走進這家成人用品店的時候,店裡幾乎所有的男人都將目光投向她,他們的眼睛裡都流露出色咪咪的目光,那種感覺就像他們渴望撲上去將安妮剝光衣服輪奸似的。

安妮面對那些那些男人色咪咪的目光,她羞澀得低下頭,不過,她的臉上卻露出了得意的微笑,她喜歡那種色咪咪的感覺,她知道自己那修長的大腿和滾圓而結實的屁股,足以讓那些男人們暈倒。

安妮走到櫃台前,仔細端詳著櫃台裡擺放著